舐shì书
fo前三思,开心就好。

三尺微命,一介书生。

再不发就不想发了,是这个月痛经时候用来转移注意力的摸鱼【】

+

兔赤日快乐!粗糙画了个ppt短手书,好爱他们!

虽然我是lof糊比但还是勇敢发发【】

+

狠狠填了,我流可爱就是猛1【】

+

happy birthday to akaashi🥺🥺

+

总之就是上课时候的狂草摸鱼,有几张三人光着的是之后可能会画的浴室小故事【什】,我真的好爱兔赤,兔赤摩多莫多么多……

+

填了,其实根本记不清了,近期在小排球持续上头hshshshs

+

爽了,重置了一把旧崽,p2是三年前的原设xx

+

于是只能用自家柴oc的草稿除草【】

+

都是这两天画的草稿设,腿腿,腿腿。

+

是夜寒老师 @风夜寒 的神仙上色和我的垃圾手绘!!!她是神!!!

+

腿腿乐,第一次搞定制钥匙扣,以防万一还是说一下图是自己滴【】

+

改一改,课堂纪实吊图【】

+

几页摸鱼,很草。

+

很草地改个吊图,原梗应该都知道我就不放了。

三年六班的伏黑惠同学!你妈妈给你带了你最爱的虎仔牛奶!!


“哇哦你妈妈好爱你哦!”


两手拿着夏油给买的甜品的菜菜子如是说道。

+

是杀手不太冷的五伏,指绘好难啊草

+

【五伏】九年义务教育(1)

♞本篇5k+注意

♞呕呕西私设有,烦请注意

♞是原作向妄想,有原作细节复现

♞时间线从伏黑初三到高专入学


“别死啊、别死啊……医生、我求求您…您救救他…吧……”

走廊尽头里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,不断刺激着他的鼓膜,像是鼓槌有力地敲击着鼓面,他的心脏也咚咚跳着。

斜照进来的夕阳在地上划出窗棱的形状,橙红的阳光有些昏昏的色调,像是醉了酒红了脸的成年男性,有种意外的平和与柔顺。医院走廊里偶尔走过几位护士小姐,鞋跟踩的地板咚咚响。没有人发觉什么异常,只有他感到躁动不安。他知道那里还存在着“那个”。

医院里分布的小型诅咒在阴暗的角落里窃窃私语,唯有“那个”庞然的挡在走廊尽头的楼梯口处,哭...

+

【姜尊】第一秋

6k+,欧欧西注意

翻车六趟,人傻了,点置顶围脖,前三条都是这篇

+

凑活看看,我好馋他身子。

+

厚涂复键失败【】

+

中午回家的时候看到一个小哥哥从后边跑过来,跳起来拍了一下同伴,脸凑近得我以为就要亲上了【】,然后就听见他笑骂了一句“我物理完蛋了”,然后好像是被同伴说了一句,很尴尬地转身看了我一眼,眼神有点呆。

yysy,正脸侧脸都好看,跳起来那一下可爱到飞起!!

+

挑了几个这两个月画的比较满意的稿和设,都不能用【】

接的立绘太多了,我想画大头【……】

+

特别潦草【】

+

摸了摸了

+

同事关系

·羽鹿

·私设颇多


羽二重正宗第一次见到若鹿一雄,那时候他就觉得这个人会在仓待很久。


那个负责推理佳爱琉死亡事件的新同事,若鹿一雄,有点太过自来熟了。羽二重正宗在友好地表示欢迎和鼓励后与他闲聊了两句,正以为话题到此为止,却对上新同事澄净过分而显得幼稚的眼睛,脸上又是一副十分在意的表情,问他,仓允许成员带零食吗。


之前这个职位的同事,因为推理太慢跟不上神探的思路,严重拖累工作进度,不久就下岗了。新同事若鹿一雄也确知了这位前辈的存在,百贵室长也在给他施压后鼓励他积极工作。


那时候羽二重还没有发现问题所在。


后来听见若鹿释然又兴奋地解密佳爱...

+

一点点蔷薇王,我买的白金汉股【】

p3是白理的kiss睡

+

甩油漆桶甩出来的现世毕加索【】


+

p4是羽鹿,注意避雷

+

dh看得我抑郁,这部漫画太神了真的

+

他 是 天 使

+

© 舐书 | Powered by LOFTER